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5.第25章 嘤嘤嘤,求放过
    “歌儿……”陆自衡浑身滚烫,下身胀痛,滚动着喉结,嘴唇干涩嗓子沙哑,“你,流X了。”

     唰!

     仅仅是四个字,就让池胜歌石化在了原地。方才因为害怕而褪下的红霞在这一瞬间爆红至全身。

     “陆自衡,你无耻……嗯!别……不要!”

     男人逼近一步,隔着布料都能感受到她的热。

     陆自衡看着她,双眼通红,伸出舌头慢慢地急剧魅惑的舔着唇,笑得邪魅。

     唰!

     池胜歌脸更红了。

     也更加的害怕。

     “陆,陆自衡……”池胜歌颤抖着心,害怕的往后挪动pp,“我错了……我,我……上次我打你的事情,我道歉……”

     “还有威胁你的事,我,我道歉……”

     “我不让白薇薇勾引你了……陆自衡……你!你放开我!”

     “我知道错了,求放过!”

     “嘤嘤嘤,求放过!”

     本来是假哭的,不知为何池胜歌却泪流不止,就差跪求他了。

     陆自衡俯瞰她,看她的眼泪怎么都止不住,最后无奈的叹口气,把她的睡袍带子系好,遮住胸前春光才一把将人抱到床上拉过被子盖着。

     池胜歌蜷缩身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陆自衡皱眉,俯身跟哄宝宝一样拍拍她的后背,舔//舐她脸颊的泪直至没有。

     “陆自衡……”

     陆自衡手指穿梭在她柔顺的发丝里,摸着她的头,缓缓道,“真不经吓,你以后要是敢再做些惹我恼的事情,今天未完成的,下次一并补齐。”

     池胜歌害怕的捏着被子把自己笼罩在被窝下只露出半张脸,红着眼抽鼻子连连点头,“恩……我不敢了……”

     “真乖。”温柔啄一口她额头,男人艰难的吐出两个字后就奔向了浴室。

     浴室的门砰地一声粗暴关上,大概过了二十来分钟,才重新打开。

     池胜歌脸颊上的绯红还没褪下去,看他的眼神却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

     陆自衡边吹头发边道,“是想继续刚才没完成的事情?”

     唰!

     床上的人笑容一僵,旋即拉过被子把自己严严实实裹在被窝里。

     陆自衡不由得噗嗤笑出声。

     旋即他就在床前脱掉刚换上的白色真丝睡袍,慢条斯理穿上一身干净利落的工作制服。

     从头到尾,池胜歌都没探出头。

     太羞耻了。

     今天的事情是她从来没预料到的。

     不行了,一定要趁早离开。

     不然哪天就被吃干抹净了。

     ————

     白薇薇看着手表上的针,眉头皱起,“都这个点了,总统怎么还没出来?”

     她跟着陆自衡一年,他可从没迟到啊。

     “大哥,你今天可起的晚了。”陆自诚眼尖,一眼就看到陆自衡走出来,赶紧屁颠屁颠上去打探情报。

     陆自衡幽幽瞧他,眉飞色舞语气轻快,“你大嫂功力太好。”

     陆自诚一个不稳差点前脚绊着后脚摔倒。

     “大,大哥!”他道,“你逗我吧?”

     您老明显不喜欢池胜歌这块肉啊,干嘛还要糟蹋哇!

     心痛,万分心痛!深入骨髓的心痛!

     感觉自己看上的上好白菜被一头臭猪给拱了。

     怎么办他好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