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第8章 生气,埋了她
    他看了看窗外面的艳阳,在池胜歌把牙齿磨得咯吱响的时候,砸吧着嘴,盯着她冒火的眼睛,笑得邪魅又欠揍。

     “不过,能死在我脚下,是你几辈子好不容易才修来的福分,也值了。”

     都说好男不打女,她怎么就遇到了一个神经病?

     站得越高的男人,都说不屑于和女生动手的,他倒好啊……给他一巴掌,他就给你一拳头!

     “陆自衡……哪个男人像你这样啊,放开我!”

     “嘤嘤嘤!”

     “我好可怜啊,重伤在医院,刚醒来就被拉来和你凑对了,你不知道我也是一脸懵逼吗?!”池胜歌声嘶力竭,拍打着光滑冰凉的地面,眼泪鼻涕流了一地,“呜呜呜……你既然不爱我就让我回家嘛!我也是有家人的,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我要告你强抢民女,还施加暴力威胁!”

     陆自衡嘴角痉挛抽搐,额头青筋暴跳,挂满了黑线。

     “啊……唔!!!”

     身下女人还要继续嚎叫,他一手捂住她的嘴,把人拎起,大步朝外走去。

     “你再触碰我的底线,小心你的胳膊。”凌厉的目光刷的扫在红肿一片的胳膊上,冷风嗖嗖,池胜歌打了个寒颤,目露惧色,嗯嗯点头。

     守在大门外的保镖今天看到了奇景。

     被血红蔷薇花占据了一整面墙壁的石堡外壁,镂空雕花的铁质门‘吱呀’打开,他们平时高大威严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的总统此刻衣衫褴褛,黑着脸,提着小鸡一样生无可恋的女人走了出来。

     “把她种到花坛里。”

     嘭!

     一声闷响,小女人果真倒栽花丛中,吓得保镖虎躯一震,面面相觑,从对方眼中得到确定后徒手挖坑,不过分分钟,花坛里就多了一颗鲜活的‘人头’。

     人头明眸转动,沾了潮湿泥土的嘴角如同跌入泥塘的花朵,无力挣扎。

     “陆、自、衡……你等着……”

     原本打算恶心死他,恶心死他!

     可是现在,池胜歌觉得这样太划算他了,根本没有实质性的伤害。

     ————

     金碧辉煌的大殿一侧,推开龙飞凤舞玉石门而入,正式用餐的房间。

     房间整体装潢咖啡色,墙壁上只简单点缀几幅相框,下边摆了艺术性的桌椅,花开四溢,中间是用餐的十米长桌,此刻摆满了各色珍馐美食凤髓龙肝。

     杨女士杨玉玲和屠坤举杯相碰,忽视而笑。屠坤咂咂嘴,笑得十足欠揍,“祝我那不争气的儿砸早日博得美人心。”

     “希望我那静如弱柳扶风林黛玉怒如豹狮猛兽威武的儿媳妇儿能在我那可怜儿子残暴的手段下活下来。”

     给他们倒酒夹菜的佣人们娇躯一震,差点把红酒倒在杯子外边儿。

     身为这两位的孩子真是幸福又悲哀啊。

     “哈哈哈哈!来来来,爱妻再和我干一杯。”屠坤一想到自家不听话的儿砸吃瘪的情景便忍不住哈哈大笑,顺手搂过杨玉玲的腰肢,和她碰杯喝交杯酒。

     杨玉玲双颊绯红,就是和屠坤在一起几十年,儿子都三十了她还如同刚恋爱的小姑娘,每天都生活在幸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