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怎会是杜姨
    四种酒混合的威力,的确非同一般。

     晚上十一点三刻,云钦一行人走出‘豪爵乐府’,向立明和曹方军都还算清醒,各自挡了出租车回家,但夜风吹来,号称酒场不倒翁的刘仁刚同志,却倒下了,尚在送其回家的路上,便已是鼾声如雷。

     刘仁刚家里所在,是高新区较早的一个小区——红枫园,内里全是多层住宅,一梯两户,每一户都是两百四十平以上,再以小区的位置和容积率来论,是实打实的豪宅。

     “我们这些同学中,老刘两口子算是混得不错的!他也是好福气,一天只需要操心自己,他家里那位可是个女强人,生意做得不小,可那位,也不是个好相与的,就像上次她逮住我们去唱歌……嘿嘿!你懂的!那惹急了可真拿刀追着砍,我都有些憷!诶!”

     余波摇头叹着,用刘仁刚的手机拨了其家里的电话,而后道:“老刘媳妇儿马上出来接人,这样,你们俩帮着把他抬回去,我先找地方尿一泡!”

     刘仁刚家里那位叫薛红英,云钦见过,老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人看着似乎不怎么厉害。

     可余波的尿遁,在这深夜几无人车经过的马路上,足足避开了两百米不止,隔着老远,藏身街边绿化树的后面,时不时探出头在观察着这边。

     “不知余波曾经被留下了啥样的心理阴影?”

     云钦的目力自非常人可比,他看得清楚,不由忍俊不禁。

     “咦?是……小云?余波那个货呢?”薛红英人到声到,她对云钦有印象,而言语中,却是明显对余波很不感冒。

     “薛姐!”云钦叫一声,心道余波的发憷倒也不是毫无来由,他出口解围道:“余经理也喝醉了,正在前面吐!我们还是先把刘哥送回家吧!”

     说话间,三人便一同,把刘仁刚从车里扶出来,而刘仁刚醉得实在太厉害,即便两个人把他扶着站立,那鼾声也没停半刻。

     “咋喝成这样子?我就知道,每次我们老刘只要和余波一起喝酒,准没好事儿!”

     薛红英虽嘴里责怪着,但目光一直没离刘仁刚,看得出两人感情很好。

     “我来背着就好!”扶着刘仁刚实在难行,云钦索性把其背在背上。

     “小云你咋样?我看刘哥得有二百斤!”小赵看着咧了咧嘴。

     “没问题!”云钦笑笑,点点头道:“你们不用管了!先回吧!”

     路上,薛红英道:“小云,老刘今天喝了多少?不是说今天你请客嘛?”

     “也没喝多少,主要是余经理让几种酒混着喝,所以……”云钦眨眨眼,想着反正余波也脱不开责任,便‘死道友不死贫道’了。

     今日进刘仁刚肚子里的,足有一斤白酒、半斤轩尼诗、一瓶红酒、再有超过一打的啤酒,云钦一估算,自己也有些吃惊。

     进小区大门走了约有三百米远,才到了单元门口。

     门旁边的一排停车位上,有一辆车亮着灯光,薛红英拿出门卡正开门,那车上的人下车了,随着“噔噔噔”的高跟鞋声,云钦余光瞧去,见到疾步行来的,是一个身材绝妙的女子,那身量加上并不夸张的鞋跟,足有近一米八左右。

     “薛姐!刘哥又喝高啦!咯咯咯!”女子和薛红英打着招呼,瞅瞅刘仁刚,却是想到了某日,刘仁刚喝醉酒后,其家里发生的故事,不禁笑了起来,她笑声若银铃,带着几分豪放,又有几分促狭。

     同时,女子身带的香味儿扑鼻而至,不知用的是啥香水,恁的好闻,云钦悄然的嗅一嗅,忽有一种异于香水的味道沁入鼻间,更是令他欲罢不能,心底直痒痒。

     “哟!柳总你又加班到这么晚!”薛红英的语气中多几分客气,转而,她轻叹一声道:“哎!我们老刘啊!他就好这口!我也没招!”

     随之,几人进了电梯。

     云钦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投向轿厢壁上的镜面,偷偷打量着‘柳总’。

     柳总的确是大美女,看着像二十岁刚出头,又像快三十岁,年岁难以判断。

     她面上的光腻脂滑,在灯光下熠熠生辉,还有不同常人的粉红色。

     虽然她五官单个儿看并不很惊艳,但搭配得颇为出彩,再配上蓬松的大波浪卷发,加上职业套装,整个人显得妩媚而又干练。

     可能是电梯空间小,散发的酒味儿有些大,她皱了皱瑶鼻,接着,又笑了笑,那一颦一笑,眉眼儿……真个是艳若桃李!

     柳总也觉察到了云钦的目光,她瞥了一眼,微微蹙眉,毕竟她这个层次的美女,可是众星捧月的存在,通常,对异性有天然的戒备,若是有人越过了她认为安全的距离打量,她便会认为是无礼或者居心不良。

     云钦自知失态,忙转了目光。

     在六楼下了电梯,柳总和刘仁刚家正好是对门儿。

     而这六楼的户型,却是连通着七层的一个跃层。

     背着醉酒的人,会感觉其体重比平时要重上许多,九十五公斤重的刘仁刚在背上,沉得几乎有一百五十公斤,把刘仁刚搁在客厅的沙发上,云钦额头已挂满了汗珠,便是他力量远超常人,此时,亦有点气喘。

     夜已深,云钦急着离开,正说告别,却被薛红英叫住,让等等。

     他便走上阳台,吹着凉风降温。

     忽然,他发现对面楼上七层斜对着的窗户前,有红色的光点一闪一闪,这种老式小区里,楼间距不大,窗玻璃也未镀膜,隐约中,能看见那发光的物件,像是红外摄像机。

     云钦运足目力看去,那支架和一个长长的镜头,分明应证了他的猜测。

     “小云!我看你身上酒味儿也重,肯定也喝不少!给!记得喝了酒要保护胃!”

     薛红英拿着一盒特仑苏走了过来。

     “好!薛姐再见!”

     待告辞进了电梯,云钦才想起,忘了说说对面楼上的事情。

     下了楼,他驻足瞧了瞧,从那摄像机摆放的位置推断,可以拍到整个单元的十二户人家,他又想了想刘仁刚夫妻俩的外形条件,觉得被偷窥的可能性不大。

     “如果偷窥者只是为了满足窥视的欲望,中招的多半是那‘柳总’!”

     云钦自语着,身影渐行渐远……然而,在这个夜里,似乎注定要发生点什么。

     他离开的脚步很纠结,说不出是因为担心刘仁刚家里,或是因为别的,反正总觉得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在召唤,让他回去,去看一看究竟。

     “既如此!我就去看看!”

     小区里住户的灯火依稀,路灯亦是昏黄,云钦‘漫步’似的走了一段,蓦的停下步子,霍然转身,趁着昏暗的灯光,悄悄的溜了回去。

     六七层高的楼,对于有功夫在身的人,要爬上去并不难。

     云钦绕着楼,略一察看,他运力至指尖足尖,以外墙上的窗沿等为支撑,化身蜘蛛侠,蹭蹭蹭……几下,便悬空贴在了摄像机下方的外墙面上。

     “房间里没人!”

     云钦凝神一听,随即,拨开窗户,纵身跳进了屋中。

     屋里,摄像机上自带的小屏亮着,镜头正对的,是对面楼上四楼的一间黑漆漆的屋子,SD卡里面没保存有图像,数据线连在屋里的一台笔记本电脑上,电脑的电源指示灯正闪着绿光,屏幕却是待机状。

     云钦把键盘上的回车键点了两下,屏幕亮开,屋子也随之亮了些。

     电脑并未设有屏保密码,直接便进入了电脑桌面,桌面一角正有一副监控画面,监控着一间色调鲜明的房间。

     那是一间客厅,墙面、地板、家具大都是瓷白色,窗帘、布艺沙发等,是粉红色,只有餐桌上和茶几上摆放的小物件,色彩丰富了些。

     从窗户向外望去,对面楼上只有六楼的两家还亮着灯。

     未几,画面中出现了‘柳总’的身影。

     “幸好,探头没装在卫生间或者卧室!”

     云钦翻了翻电脑里的文件,发现只有客厅一个监控点,那程序的安装日期是一个星期以前,多半是探头新近才装进柳总家里。

     电脑E盘里,全部存的拍‘柳总’的视频和图片,可能是因为窥视者的刻意避讳,预览中,并没有限制级的画面,都是一些寻常的生活照。

     “却不知监视的目的为何……管她呢!只要不是在监视刘哥家就好!等会儿我离开的时候,毁掉摄像机和笔记本电脑,应该可以惊走监视者……对!就这样!”

     对于美女,云钦一直怀着敬而远之的态度,他很清楚,美女便意味着麻烦,在不明缘由或与自身不相关的情况下,他一般没有惹麻烦的习惯,自然不会‘护花’的念头爆棚去寻根问底,而他作如此打算,不仅去除了对刘仁刚家里的潜在威胁,也算是顺手帮了‘柳总’一把,自问,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云钦一边打定了主意,一边翻着文件。

     在一个文件包里,尽是一中年女人白日自抠的照片,很污,但没有丝毫的诱惑力,他匆匆的浏览而过,猛然间……他被照片的背景,震得脑子里‘咯噔’一声响。

     “杜姨!怎么会是杜姨?”

     那背景中,墙面挂着一幅年轻女子的图像,图像有些发黄,显然是早年的老照片翻印出来的,那年轻女子却正是年轻时的杜鹃,在云钦心里如母亲般的杜姨,他绝不会看错。

     图像里,杜鹃的脖项处被打了几个刺目的大叉,面上被墨水笔划了一道又一道,那纹路仿佛用刀子划出来的一般,透出浓浓的阴森和狠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