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被自己坑了
    荷尔蒙过剩的,不止是六号宿舍楼503房里的云钦几人。

     屈郁的呼喊,催眠了酒后的魏永剑,却也唤醒了临近几栋宿舍楼里的应和之声。

     不管在什么年代,总有一些相似的伤感和呐喊,与之而来,有些直指人心的音乐,无论是古老或流行,都会被人们所铭记、传唱。

     那一声声的嘶吼,喷发着一股股激情,酣畅淋漓。

     终于,在‘你大爷’、‘神经病’之类的对骂中,吼声渐渐消了。

     未几,有鼾声四起。

     云钦尚无丁点儿睡意,他坐在书桌前,翻着手机,在网络上翻找郎忆香的资料,于各搜索引擎里一通搜索,结果却没有搜到丁点儿有用的信息。

     “白边的人不认识,黑边的人不想沾染……该如何着手调查?”

     要查的是十多年前的往事,只能找相关的知情人,但显然,知情人并不好找。

     事实上,云钦也觉得自己太过心急,毕竟那其中是否真蕴藏有某些危险,仅仅是他的猜想而已,即便那可能的危险要发生,多半也不会巧到就应在当下。

     “可是这关系到杜姨,决不能马虎!”

     随手翻到郎忆香‘白日自抠’的图片,云钦忽然心头一亮。

     “这可是大杀器,不如以此……直接去逼问郎忆香!”

     时间刚刚指向夜里十一点,云钦打定主意,下楼出了校门。

     公交已经下班,他看看路上奔跑的出租车,最终还是没舍得再花四十块搭车,索性就一路小跑着,直奔红枫花园。

     夜,渐渐安静。

     红枫花园小区里,住户大都已安歇,只偶有谁家婴孩儿传出的啼哭之声。【零↑九△小↓說△網】

     34号楼下,一辆比亚迪车内,两个男子正懒洋洋的注视着车外。

     他们是高新分局刑警队的杨组和小赵,此行,是给宋队帮忙,说是抓一个入室盗窃犯和一个小区******真要论起来,这类小案子,一般也就是片警或者治安大队的事儿,哪里能轮到刑警带着枪出马……只不过,被盯上的却是宋队的朋友……甭管是什么性质的案子,也甭管宋队的吩咐是否任性,只要宋队开口了,有的是人抢破头去帮忙,。

     能帮上宋队的忙,那可是难得的机会!

     宋队,名叫宋冰,高新分局的警花,二十六岁的两杠一星,可不是仅凭立功便能达到的级别,她原是分局刑侦大队副队长,最近刚调走。

     其实,打心底深处,杨组是觉得宋队这种高门子弟不太靠谱,正如此次,不仅有他们两个刑警队的,楼上还有一个省厅技侦上的,明显是小题大做。

     “给!抽烟!这次行动,可以适当放松!”

     百无聊奈中,杨组从烟盒里拿出两支烟,扔给小赵一支。

     “噢!”小赵忙掏出打火机,给杨组点上火。

     在吞云吐雾中,杨组忽然笑了,他想起宋队的一些传闻,不由为‘嫌犯’默哀,这不长眼的‘嫌犯’,惹上了宋队,呵呵……不知到时会有怎样一番精彩?

     想到一些可能出现的场面,杨组下意识从车窗向旁边楼上亮灯的窗户瞧了瞧。

     此时,宋冰正在34号楼六层柳心眉家里,她站在阳台上,一边搅拌着咖啡,一边望着窗外的夜空,少时,她迈着那双大长腿,转身走回客厅,灯光下,映出一张白净的瓜子脸,那面色和眼神,俱带着职业性的冷厉,却是一冷面美人。【零↑九△小↓說△網】

     “我有种感觉,目标即将出现!”

     宋冰定定瞧着沙发上的柳心眉和赵雨彤,目光满是认真,又仿佛有点神叨叨。

     “噗嗤!”赵雨彤忍俊不禁:“冰姐,你直觉又出现啦?”

     “咯咯咯!”柳心眉亦是掩口笑道:“冰冰,别告诉我,你破案全靠直觉!”

     宋冰给两人扔了个白眼儿,佯怒道:“女人的直觉!你们居然不相信!”

     “信!咱们宋队的直觉,谁敢不信!”柳心眉眨眨眼,故作不以为然道。

     “好你个眉眉!咱们俩练练!”宋冰挑眉,似笑非笑,却在说话间,把咖啡杯往桌上一搁,然后,双手成拳,两腿一弓,摆出了一酷酷的造型。

     “咯咯咯!”

     宋冰的耍酷,换来三人好一阵欢乐。

     待笑罢,三人重新盯着茶几上的电脑屏幕,其上,四幅画面,正对着34号楼和后面的38号楼,还有两个必经的路口,画面中,全是夜的昏暗,空无一人。

     柳心眉瞧着瞧着,陷入了沉思,她今天早晨见到门缝里那张纸条,惊悚片刻之后,马上便通知了闺蜜宋冰,中午,宋冰叫来了赵雨彤,几人忙活了一整个下午,不仅证实果真被人监视了,还经过勘察推断,找到了对面38号楼六层的房里,只是,租住的嫌犯已人去楼空,留给房主的信息全是伪造的,小区的监控也未拍下有用的影像。

     监视者到底是谁?目的又是什么?柳心眉想不透,是**窥视的可能性已经推翻,而对她有企图的,无非是生意对手或是追求者,但这两者,应该不会使用如此手段。

     “眉眉!你别担心,只要抓住那人,肯定能问出点什么!”宋冰拍拍柳心眉的手道。

     “嗯!”柳心眉点点头,收回神思道:“那人……他终归是帮我了……”

     “放心!虽然那人也算是违法,但只要不是大案子,我肯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们言语中的‘那人’,正是说的先前给塞纸条的‘热心人’。

     之前,宋冰和赵雨彤通过脚印等线索,再经过专业的探查,大体推论出:

     那穿运动鞋爬墙的是高手,而外墙上那粘着青草汁的脚印,只出现在两家住户里,所以,热心人应是在调查34号楼五楼的住户,在偶然发现监视者之后,于38号楼上发生过打斗,随后,顺手给柳心眉做了提醒,并因此,吓跑了原来的监视者。

     实际上,有一应的相关证据在前,做出这一番推论并不难,宋冰还推断出:热心人能知道监视者更多的信息,随即,她便布下了一张网,等待着‘热心人’的再次光临。

     午夜零点,云钦赶到了红枫花园外。

     他不知先前自认为做的隐秘之事,已被人猜了个底掉,更不知他已成了别人张网等待的猎物,但在接近小区大门之外,他猛然心里一紧。

     “小心无大错!”

     云钦默念一句,而后,绕到街边的树影中,从腰包里翻出昨日忘了扔掉的‘蒙面巾’,把‘蒙面巾’蒙在面上,果然,心里踏实了些,他深吸口气,从小区围护的铁栏杆上翻越而过,趁着阴影,一路跳跃腾挪。

     须臾,目标已在望。

     郎忆香家的窗户,依然是漆黑一片,整栋楼,只有柳总家的灯光还亮着。

     “那监视者应该不在了吧……柳总也应该被那张纸条吓着了吧!嘿嘿!可不要太感谢我,咱可是深藏了功与名!”

     云钦目光闪了闪,放眼瞅瞅四周,便走向昨日寻摸的攀爬之处,那里是落水管所在,可以从管箍上借力。

     刚从路口往里行了两步,陡然,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涌上心头,似乎是被人窥视着……云钦步子一顿,作为习武之人,他知道自己拥有超出普通人的感知力,眼下的这种感觉,绝不是毫无来由。

     “莫非是那监视者还在?”

     心念转动的同时,云钦凝神听着四下的各种声动,运足目力,顺着各住家的窗户一一扫过,继而,再看向那一排停着的汽车。

     “轰!”

     当目光顿在那辆比亚迪车,确切的说,是透过车窗,发现了两支黑洞洞的枪口的瞬间,云钦觉得脑子里一声巨响,全身更感到毛骨悚然,跟着,他只有一个念头:跑!

     闪身!跳跃!奔跑!

     几乎是在眨眼间,云钦便把速度提到极致,沿着来路,飞奔而去。

     “站住!”

     “站住!不许动!”

     身后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呼喝,云钦没有理会,他很快出了红枫花园,循着相对昏暗的道路,在黑夜里狂奔,直到看见一个城中村,他进了村口,才停下脚步。

     远远的,犹能听见刺耳的警报声。

     “原来是警察!”

     冷静下来,云钦立即想明白,他这是犯了‘无端心虚症’,打小深受各种教育的洗脑,使得他不自觉的,便对‘夜半潜入户’的行为,自个儿心虚起来。

     “即便警察真是在等我……”